您当前的位置 : 江苏网军事 > 军事滚动 >正文

“骄子从军”,大追求里有小期盼

来源: 中国海军   作者:宋开国 任原 特约记者李永飞  2017-05-02 12:07:35
“军队熔炉的淬火锤炼,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……”4月下旬,火箭军某基地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指挥长尉霞愈发忙碌。随着大学“毕业季”日益临近,许多心怀从军梦想的大学生纷纷来电来信,向她咨询参军服役相关事宜。去年5月,尉霞参加驻地“国防教育与征兵宣传进高校”活动,登台讲述“骄子从军”经历,这位曾经的大学生士兵凭借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“二等功臣”等成长“关键词”,成为莘莘学子心中的偶像。

  “军队熔炉的淬火锤炼,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……”4月下旬,火箭军某基地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发射指挥长尉霞愈发忙碌。随着大学“毕业季”日益临近,许多心怀从军梦想的大学生纷纷来电来信,向她咨询参军服役相关事宜。

  去年5月,尉霞参加驻地“国防教育与征兵宣传进高校”活动,登台讲述“骄子从军”经历,这位曾经的大学生士兵凭借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“二等功臣”等成长“关键词”,成为莘莘学子心中的偶像。

  说不完的成长与收获,道不尽的遗憾与期盼。征兵季,记者走进尉霞所在部队,聆听“天之骄子”从军后的梦想与期盼。

  退伍与留队前途各异——

  人生“抉择”怎样面对

  4月22日晚上,上等兵何彬接到大学同学洪磊的电话。洪磊知道何彬今年服役期满,便劝他赶紧退伍返校,“我们学的热能动力设备与应用专业现在很热门,工资待遇也高。等你回来,咱俩趁年轻好好闯一闯!”

  放下电话,何彬心里开始纠结起来。前一天晚上,父亲在电话中却是截然相反的态度,“老爸希望你能在部队干出一番事业,今年争取转个士官,加把劲再考考学!”

  父亲的话语间充满着鼓励与期盼,可好兄弟的劝说也让他心动。虽说自己对军营这个大熔炉的热爱与日俱增,但如果拿不到本科文凭,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如何立身?

  何彬思前想后难以定夺,只好向同年兵王泽敏求助。

  “我决定今年退伍。”听完何彬的话,王泽敏回答得很干脆,“我比你大两岁,大学就读期间不算兵龄,这样一算,能考上学的几率太小了。”

  王泽敏顿了顿,又说道:“其实我也挺舍不得部队的。要是读完书还能回来,我一定第一个报名。”

  是返校完成学业,还是留队继续服役?这是许多在校入伍大学生士兵必须面对的选择题。记者从该基地军务部门了解到,该旅近三年保留学籍的在校大学生士兵服役两年后,选择退伍的战士占总数的87.42%。

  “火箭军部队培养成熟的导弹操作手周期比较长,对战士文化素质要求也高。”该基地领导感慨,“这种大进大出的局面不仅造成人力资源的群体浪费,也不利于部队战斗力的稳定保持,健全完善大学生士兵特殊激励政策是官兵之盼,更是部队建设之需。”

  士兵与军官一步之遥——

  提干“成败”如何看待

  “今年已经是我第二次向提干发起‘冲锋’了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!”最近,发射三连战士王瑞正在旅里组织的“学员苗子集训队”脱产学习。

  2014年8月,从重庆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毕业的王瑞从军入伍,以直招士官的身份被授予下士军衔。去年,各方面表现突出的他满足提干对象条件,但在最后的笔试综合考核中发挥失常,与提干梦想失之交臂。今年,连队再次把他推荐为提干苗子。

  王瑞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因为,“过了今年,我的年龄就超过了提干条件年限。”

  王瑞所说的年龄限制,是大学生士兵提干政策的条件之一。军队《从大学毕业生士兵中选拔军官暂行办法》中明确:“大学毕业生士兵提干对象,本科毕业的年龄不超过26周岁(截至当年6月30日,下同);研究生毕业的年龄不超过29周岁”。

  同时,该《办法》还针对“获得二等功以上奖励”“被军区级以上单位树为重大典型、表彰为英模人物”等情况,给予“年龄可以放宽1岁”的优惠条件。

  从士兵到军官,看似只有一步之遥,但要跨过这一步却并不简单。要具备提干资格,必须符合标准条件:取得全日制三本及以上本科学历和学士学位或全日制研究生学历、截止当年6月30日入伍1年半以上且在推荐的旅(团)级单位工作半年以上、被评为优秀士兵或者被旅(团)级以上单位评为先进个人……

  “大学毕业生士兵提干标准严格,符合干部人才选拔中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的用人标准。”该基地政治工作部领导介绍说,“然而,当前一些大学毕业生士兵入伍,就是抱着‘提干’目的而来;一旦发现提干无望,便选择期满退役,这对于大学生士兵群体资源的保留与利用十分不利。”

  转业与复员待遇有别——

  退役安置有何期待

  休假期间,发射营士官段善兵与老同学张勇的久别重逢,让他心中的“疙瘩”变得更加拧巴。

  段善兵2009年大学毕业后应征入伍,根据当时《关于大学毕业生士兵首次选取士官定级定衔有关问题的通知》中相关规定,享受“首次选取为士官确定军衔等级和工资起点标准时,其在普通高等学校按规定学制就读的年数视同服役时间”的优待政策。

  因此,段善兵从军8年,就已戴上上士军衔,今年底,他将面临走留选择。

  与段善兵不同的是,张勇高中一毕业就参了军,已经在陆军某部服役12年。说到走留选择,直爽的张勇哈哈一笑:“国家有政策,士官服现役满12年的由人民政府安排工作。既然满足转业条件,我还是想回到地方投身经济建设算了。”段善兵笑着点了点头,却没有再接话。他心里明白,自己同样是上士军衔,但要现在选择脱下军装,却享受不了和张勇一样的待遇。

  由国务院、中央军委2011年11月下发施行的《退役士兵安置条例》中明确规定:“义务兵和服现役不满12年的士官退出现役的,由人民政府扶持自主就业。”也就是说,段善兵在退出现役时,其在高校就读的年数不能算作服现役年数,不符合转业安置条件。

  段善兵今年31岁,夫妻长期两地分居。虽然他选取四级军士长很有竞争力,但他还是决定脱下军装,回到家乡和妻儿团聚。

  对于心中的疙瘩,段善兵也有着一份期待。他希望,地方政府能加大对大学生退役士兵的优待力度,每年地方公务员招考、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招录,拿出更大比例用于定向招录,对服役期间获得表彰奖励的酌情予以加分。这样一来,与他有着相同经历的战友们,就不至于在人生的“第二起跑线”上慢同龄人一拍。

标签:士兵,提干,大学,段善兵,大学生,今年,何彬,条件,服役,从军

责任编辑:中江网编辑、马燕

今日推荐